首页  >  MBA  >  MBA新闻  

长江大讲堂: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经济及世界经济格局

2017年03月17日

◢   长江大讲堂   ◣
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经济及世界经济格局

 

 

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
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

 

3月15日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全球副主编、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·沃尔夫,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走进“长江大讲堂”,和长江商学院战略学教授滕斌圣,共同探讨“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”。

 

观点抢鲜

—— 朱 民 ——

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

 

01
话题1:特朗普的经济政策

 

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作客长江大讲堂


你知道别人都说特朗普脑子疯狂、毫无道理可言。但是我觉得,他的政策挺好,是有理论基础的,而且能将美国的经济带向更好的前景。
特朗普经济对全球都有很大的影响,无论是对增长来说还是对全球金融市场来说都是这样的,所以我们要非常小心。

 

02
话题2:世界经济结构性变局

 

由于发生了经济危机,全球GDP增长降到了非常低的点。未来潜在的经济增长,投资、劳动力的增长是在放缓的,全球经济都进入到了滞缓增长的阶段。


从经济角度来说,人口结构的变化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素,因为人口结构的变化是我们无法改变的,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。马丁说到,现在有很强的民粹主义,主要出现在发达国家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移民潮所带来的,所以未来这样的民粹主义会继续发展。


所有的贸易都慢慢停滞和减缓下来了,我们对贸易产品没有强有力的需求了,人们需要更多国内来自本土的服务,这会是巨大的影响因素,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。发达经济会变得越来越轻,也就是说服务行业占GDP的比率会越来越高。

 

03
话题3:汇率问题

 

 

首先,中国的汇率机制改了,中国的汇率机制已经从盯美元,改成了盯一篮子货币。从理论来说,就变成了有管理的浮动汇率。这个很重要,第一它是浮动的,第二它是有管理的。浮动就是说它是根据市场的,由此有一个管理的空间和管理的力度,一定是这两个力度的平衡,这是理解中国汇率第一点非常重要的。第二点,因为是浮动的,盯着一揽子走,美元走强、一揽子走弱、人民币走弱,这也是必然的。从长远来说,汇率走向市场机制、走向浮动,是必然的。


为什么我们要保持这么大的外汇储备?因为我们储蓄率很高,我们帐户盈余很大,外汇源源不断的进来,没有办法。现在,首先,储蓄率在下降,这是最根本的变量。第二,我们帐户的盈余在大幅度减少,从8%、10%左右到现在2%、3%左右,这当然使外汇积累的速度慢了很多。

 

04
话题4:中美贸易战

 

长江大讲堂——全球大变革下的中国及世界经济格局
现场马丁·沃尔夫、朱民、滕斌圣教授对话


马丁·沃尔夫:中美贸易战必然发生,中国是逃不过去的;特朗普不相信多边主义,他相信双边主义,双边主义能够更多的用贸易的权利威胁别人。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中美贸易的摩擦是一定会发生的。


朱民:如果中美打贸易仗的话,其实输赢是很难讲的,举个例子来说,中国前五个出口,主要是电子产品、设备、服装,等等都是市场性的。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前五类商品,比如飞机、非石油原材料、农产品,这都是政策主导的谈判结果。所以,一旦贸易战发生的时候,中国的反应会强硬得多,而且会很快的见效。所以,一旦贸易战打起来,我们都说对谁都没有好处,但从贸易结构来说,不见得对美国有利。所以,这也是美国现在很谨慎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 

 

马丁·沃尔夫:未来三年,全球主要的投资人觉得美国的国债并不是非常安全。任何金融资产我觉得都不知道能不能继续持有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家都要买黄金。如果世界的一切都混乱的话,黄金就是你的终极资产。

 

 

朱民:特朗普的施政特点是要吸引投资来增加就业,他基础设施投资钱从哪来?中国还是很好潜在的合作伙伴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他又有很需要中国的方面,这就产生了利益的拔河。所以我想,中美的利益在未来的12-18个月,是不断拔河、谈判、纠结的过程。

 

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