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MBA > 学习生活 > 同窗校友

曾振宇:不做风投,我会是另外一副模样

2016年05月18日

 

曾振宇在Doll Capital Management(简称DCM)的办公室位于东方广场西二座,长江商学院则在同楼群的另一侧。通过百度地图搜索,两地步行距离不到五分钟。于他尤为重要的两个地方毗邻而在,犹如曾振宇生命的福地。

 

得益于距离近便,我们有机会和这位毕业十年的老校友经常会面。他喜欢商务休闲的儒雅着装,中等身材,戴一副无边眼镜,不管是出入五星级酒店,还是面对激扬兴奋的创业者,都亲和而不失礼仪。每次见到他,微笑暖暖,谦和如玉。

 

相比大部分投资机构,DCM在中国市场并不以投资数量居冠,回报成绩单却极为亮眼 -- 唯品会(NYSE: VIPS),58同城(NYSE: WUBA),上海绿新(A股上市),途牛网(NASDAQ:TOUR),酷盘(已被阿里巴巴收购),陌陌……这一个个里程碑式的成功投资,奠定了这家管理着25亿美元的风投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一席之地,同时也印刻着曾振宇在风投行业一路跋涉的足迹。

 

自从2007年加盟DCM,成为其在中国的第一名专业投资人员开始,到投资经理、投资副总裁、董事会成员到合伙人,曾振宇连升四级,两次入选“创业邦40岁以下明星投资人”榜单。

 

穿越丛林

 

曾振宇把市场比作丛林。每个人的路又何尝不是呢?

 

曾振宇在甘肃长大,不折不扣的西北汉子。1978年,出生于一个军工系统家庭,早年父亲就参与了支边工作。22岁那年,曾振宇从西安交通大学财务专业毕业后,不安于局促一隅,告别西北只身闯荡北京,他的职业生涯也正式起步。

 

2001年,曾振宇加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的电子银行部门,进行网上银行产品业务开发。国企的金字招牌响当当,又有进京落户的资格,是很多人羡慕的工作岗位。可是曾振宇没有感受到实现自我的舒畅感,这份工作仅维持了两年多。

 

“工总行和长江商学院都在长安街上,那时下班后我会去长江听免费讲座。听了一段时间后,我就开始想,要是能天天坐在教室里上课,那该有多好。”不久后,他干脆任性地抛弃了“铁饭碗”,决心过自己想要的日子。那是2003年,25岁的曾振宇成为了长江商学院首届MBA学生之一。

 

长江的课堂大多采用双向讨论。“我当时觉得这种讨论效率不高,嗓门大也不代表真知灼见。后来再想想,讨论确实是集体协作时,效率最高观点最透明的法子。”长江学习期间,他发现自己对商业模式格外有兴趣:新技术和创业者“不是从社会既得利益价值链中切出一块资源,而是一种创造性的资源。”他开始希望自己的未来能与这些最新最酷的东西有所联系。

 

毕业后,曾振宇加入跨国保险及金融服务机构美国国际集团(AIG),负责大中华区的发展规划和并购项目;后在磐锐投资基金投资和管理成长型项目。2006年,国务院颁布《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(2006-2020年)》,高科技产业与风险投资行业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。热衷新技术的曾振宇感觉到创业创新的巨大发展机遇,于是就在一场即将席卷中国的投资热潮发动之际,2007年10月,他努力“取势”加盟DCM。

 

穿过丛林后,期待遇见沃野。

 

创业伴侣

 

2008年,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80后成为主流消费人群,蓄势多年的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终于风云际会,开始爆炸式增长。DCM这一时期的很多投资项目,后来都成为投资领域脍炙人口的传奇。

 

美国中概股最耀眼的明星——唯品会就是该时期DCM的经典案例 -- 路途多舛流血上市,后来又屌丝逆袭震惊四座,为DCM带来37倍回报率。与此同时,和回报率一样不让人淡定的还有——风险。

 

早期投资为什么叫风险投资?就是风险极高的意思。创业说起来SEXY实则有今天没明天。曾振宇说,早期项目“商业模式往往还只是个想法,更没有组织架构,这个时候不能往细处看。对一个项目的正反面要有客观理性的判断,同时更需要一种直觉,捕捉恰当的投资时机和感受合适的创业团队。”

 

创业公司成长的过程就像滚雪球,不断吸收社会资源拼命向前,有的越滚越大,有的滚着滚着就散了。从风险投资行业平均趋势看,投资成果大多符合2/8原则,即20%获得投资的初创项目可以最终成功上市,80%的付出将一无所获。

 

掏出真金白银的早期投资者,除了要喊着“充满信心”给创业者打气,更需要安排一切资源做好7*24创业伴侣。2010年11月8日,唯品会获得DCM首轮资金。从那天开始,曾振宇就开启了长期双城生活模式。

 

初创企业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才,唯品会的CFO、CTO、COO,甚至物流负责人都是曾振宇找来的。“这是公司的DNA或骨架,种好了是很难改的。”曾振宇从不求多,只求精,他要“找到最强的企业家,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和他们站在一起。”

 

他每个月必定参加唯品会在广州举行的经营会议,所有为难的事情,都和创业团队一起面对,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。在大浪淘沙的市场竞争中,很多同类电商由于货源不稳定供应链断裂,有的由于单价太贵无法让消费者接受…只有唯品会始终保持清晰定位,并及时改善经营方式越做越大。唯品会的每一次融资,包括上市全程,曾振宇都默默站在后面给予支持。

 

DCM从来不是获利就套现的短期投资者。唯品会已经上市四年多,DCM目前仍然持有唯品会5%的股份。用曾振宇的话说,只要做出了投资决定,五年、十年、甚至更久,他都愿意一直陪伴下去,顺利和困难的时候都要和创业者站在一起。

 

既然选择了你,我只能风雨兼程。

 

咖啡,从苦到甜

 

进入风险投资领域十年,他对每个创业项目都有记吃不记打地热爱。每次新投资一家公司的时候,曾振宇都抱着和当初同样满血的信心和必胜的态度。工作压力很大,只会让他更用心地“陪伴”每一个创业团队。

 

“性格内向的人,居然有一个强大的社交网络,”这是曾振宇进入到投资领域之前不曾想到的回报。由于工作的原因,他每天接触新东西,分析新事物,了解不同的企业,和最聪明最优秀的人在一起共事,互相交流,碰撞出各种好的想法。

 

和杰出的人打交道要有足够的智慧,做风投是不进则退的。这种持续进步的状态很像是在商学院,“上学时最开心的就是大家讨论案例。现在也是一样,每天看各种商业信息,然后一起分析讨论解决问题。”

 

曾振宇很幸运,一直在做着让自己开心的工作,并在其中不断打磨思维方式,定格为人处世的哲学。他笑称,“如果不做风投,人们看到的或许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曾振宇。”因为喜欢,工作有压力却不觉得累,只是执着地打出一个个“Home run”。

 

曾振宇的沟通交流经常在咖啡Talk中进行,这一个个重要的片刻慢慢拼接成一幅无形而强韧的工作图谱。“谈愉快的事要喝咖啡;谈不愉快的事,更要喝咖啡。”不管是融合不同口味层次的卡布奇诺,还是咖啡美人蓝山,每次拿起陶瓷杯盏,都是一次缘分指引的考验。

 

告别国企总部,进学校涨姿势,到外企炼才干,在风投拼睿智……品尝过成功和失败混合的口味后,曾振宇觉得用了十年才刚品尝到一杯属于自己的焦糖玛奇朵,从口甜到心:“十年?这才刚刚开始,我正做得开心呢!”

 

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